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30岁被上海清退的985大龄单身女废柴

2022-12-01 21:52:29 601

摘要:2022.8.10当我下定决心开始着手这篇碎碎念,当我写下这个标题,好吧,我依然有些想逃避那些过往,害怕面对曾经的自己。尤其,打开自己笔记本的那一刻,才发现原来我曾经会时不时记录一些文字和感想,也曾给自己定下过目标定期自我回顾成长,但是考公...

2022.8.10

当我下定决心开始着手这篇碎碎念,当我写下这个标题,好吧,我依然有些想逃避那些过往,害怕面对曾经的自己。尤其,打开自己笔记本的那一刻,才发现原来我曾经会时不时记录一些文字和感想,也曾给自己定下过目标定期自我回顾成长,但是考公的这两年,似乎放下了一切去投入,但依然得到没有一个期望中的结局。是的,30岁的这一年,我被上海劝退了,回到了农村老家。最近几天每天在二舅和看天,不时会回想起自己高开低走的某些失败片段,间接性地陷入自我怀疑与摆烂躺平的挣扎之中。

前几天,一个阿姨(一个高中同学的妈妈)电话我说,听说我回来,30岁不小了,小地方赶紧找对象,帮我介绍。说着说着,阿姨不经意的一句“X啊,我一直以为你会和我家潇一起在上海打拼下去的呢”,轻轻叹了声气,而后赶紧安慰我。我很欣赏潇潇的优秀,在上海扎根,我知道阿姨是无心的,我也很遗憾自己辜负了很多人的期待,包括我自己。与自己和解,接受自己的不够优秀,真的需要一定强大的心理吧。

开启回忆录模式……

学习篇:

小镇做题家寒窗苦读,一路从小升初、高考到考研,关键时刻都曾一路开挂。

从家门口的村里小学中游成绩考出全乡第二名,考上小县城两所最好的私立中学之一,直到现在父母依然会叹息,在那个年代,满怀期望为我借钱交了当时的天价入读费,和城里的孩子一起读书。那个时候的农村,一般大人不会给女孩子花钱上学,毕竟未来要嫁人。然而现在,父母看到村里那些没有好好读书早早嫁人带娃的同龄甚至比我小的女孩子,总是忍不住叹息感慨。

初中大概是最单纯的阶段,真的是单纯的喜欢学习,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觉得学新的知识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还记得那些春天的早晨,宿舍的大家早起在学校的湖边背书,冬天的早晨,一些同学早起去车库借着灯光背书,还怕被同学看到偷偷用功,如果有遇到会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很单纯的美好。那个时候的天很蓝,云很白。大概初三到高中之后,学习已经不再是喜欢,更多了功利的成分,中考到高考,学习了为了分数,是为了打败对手。那个时候的学校,每周一小考,每两周一大考,每月一月考,考不完的试。每次的结果都会排名,贴在教室最前面的黑板旁边,每一个能看到自己的位置,和同学的位置与差距。那个时候的老师会不断强调排名,同学间聊天相处更多的是看自己的排名暗暗较劲继续努力,当然也有摆烂的同学,但在学校的氛围之下,大家会对学习不好的同学以另类的眼光看待。学校整体上学习氛围浓厚,曾经培养了我较好的学习习惯,也造成了我习惯性比较和焦虑。当然,对于我这样的穷孩子,在那样的氛围中,也常常因为自己的成绩还行而受到同学们的尊重和羡慕。

如果说中学阶段,大家只是单纯依据成绩来评价其他同学,那么大学阶段,评判的标准就更加多维度了。我所在的是一个文科学校,女多,整体风气emm,即使是男生或多或少也会有点娘。那个时候的炫富、攀比非常流行,很多家里条件好的同学都会穿大牌,买iphone最新款。到后期,一些女孩子甚至为了满足虚荣而被人包养。作为小镇青年,中学始终穿校服,一直理科女生直线思维方式,很土的衣着,时常受到同学们的嘲笑。大学里期末考也是一场好戏,一些同学为了取得好成绩而保研,削尖的脑袋去参加学生会各种社团,勾心斗角,去讨好一些老师,每次课前课间给老师擦讲台,端茶倒水表现给老师看。还有抢课大赛为了抢好拿分的体育课就差大打出手,一些课为了占座位不时会有的阴阳怪气口水战,为了期末的一两分而在背后散发流言故意中伤…

2022.8.22(拖延)

大学阶段就暂且这样吧。带着一念之差错过985的遗憾,对大学氛围的失望,在大学水过四年的恐慌,选择了考研去985精进学艺。本科学习的金融,但老师只会念PPT,甚至还念不好。农村家庭出生,从来没有过余钱,对金融、理财、经济完全没有概念。因为一无所知,加上自卑的性格,大三不敢出去找工作,孤注一掷去学习考研。那段时间像疯了一样,早出晚归,心里只有学习,想着只有考上研才能真正学点东西,改写命运。不得不说,懊悔学习法很好用,那个时候学校有24小时自习教室,我一般都是最早到最晚走的那一批,学霸精神也感染带动很多人加入和我一起学习。有段时间甚至觉得自己学习学得快走火入魔了。中间也有过坎坷桥段,实力+运气,最终考上了预想的学校。

在985里,认识了很多优秀的同学,和本科的很多同学在素质,在认知,在人品方面很有很大差异。也可能因为是在上海,也可能很多同学本身就985。他们丰富的学习和生活履历,他们的优秀而谦逊,他们的乐于分享与助人互助,打开了我的很多格局。原来同学之间并不是只有猜忌和竞争,也可以有很多的分享和共同成长,当然也是因为上海实习和学习的机会确实很多,大家更多的是对外竞争,同学间互相抱团,对内的矛盾较少,当然也有少数同学因为一些同学的过于优秀而嫉妒而心态有点扭曲。上海的985,机会很多,研一甚至申请到国家留学奖学金公费出国欧洲读硕士双学位,学费生活费等等一分钱不用花,这对我这种农村家庭出生的孩子,简直像是白日梦实现了一样。我还记得申请到奖学金的那一刻,和同学的激动相拥,久久不敢相信。甚至出了机场,已经在国外找房的那几天,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欧洲的那一年,是我30年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年。研二,只管上课学习,完成学业任务,甚至的时间和金钱都可以出去游欧洲。趁着《花儿与少年》那些综艺的热度,追随者去了很多知名景点。欧洲国家相对不大,做好攻略,背上包说走就走,走过了除了北欧之外的所有国家。后工业化国家,没有那么多污染,como湖的湖水清澈见底,能看到湖底的鱼儿游动。自然风光没有太多人为的修饰,阿尔卑斯山,郊区公园,随处可见的神圣教堂,蓝色多瑙河,罗卡角海边的海天一色等等,都美得不真实,像是童话里才会出现的场景。当置身于这些美景之中,常常忘记了自己,欧洲慢悠悠的节奏,也忘却了后续国内求职竞争的残酷。就像那句话所说,命运所有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格。在欧洲的乐不思蜀,殊不知国外一天,国内一年,那些留下的同学正在一天掰成两天用地在实习,积累找工作的筹码。这也为我后续找工作的各种不顺埋下了伏笔。


工作篇:

我需要整理一下心情。毕业季似乎就开始了噩梦一般的生活,直至今日,很多事情都不愿回想,不敢去直面,就当是我的玻璃心吧…

2022.8.24(今天一定写完)

2016年,当离开米兰机场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噩梦将要开始了。毕竟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一开始回来,办理完成回国回校的一堆手续之后,大概已经快10月底了。回到宿舍才发现,秋招已经快结束了,同学们忙着投网申笔试面试,而我还在一片懵逼中。于是开始了做简历,打开应届生,发现每天都很多家工作在截止,心里很慌,似乎每天都在错过10个亿。

2022.8.30(今天争取多写点)

那个时候的校园里,天天有各大企业的校园招聘宣讲会。每天都像打仗一样,不停地投快截止的企业,赶宣讲会的场子,尽可能减少错过的大厂数量。当然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些城里的套路,这些校招的套路。比如,我投的快截止的那些企业,hr在最后几天收到的简历大概率是不会看的;比如,校园宣讲会,很多企业只是走个过场,来学校低成本做广告宣传的,根本没有那些岗位,只是一个噱头,但是,我们却屁颠屁颠跑过去,花上大半天的时间和企业做游戏,还回去免费给他们打广告。大学生最好骗了,不是吗。

就这样一波又一波,投简历,线上各种奇怪的笔试题目刷人,有的是行测题有的不是。有的能进面,大多数第一轮开启群面群殴模式,我这种面试渣渣很多第一轮就挂了。毕竟群殴,不仅需要社牛能说,还要适度的aggresive以及较高的情商,和好稀泥谁也不得罪。

经历了一次次的失败,一度自我怀疑得不行。不过整个秋招倒也没有完全一无所获,也收获了几个offer,几番权衡甚至不惜交了1w的违约金,第一份工作选择了去一家央企做管培生,毕竟管培生好听啊,有着无限的想象空间。

工作的那些事太心塞了,呜呜呜

2022.9.2

第一份工作,基本是在打杂。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打杂,关在小黑屋的打杂,关在地下室的打杂。由于自己的低情商,不懂得讨好讨巧,不擅长经营人际关系,甚至不懂得隐藏自己的不满和小情绪,小领导有一次在N次之后再次让我进小黑屋时,我竟然没忍住怼了出来。再后来,一些窗口基层的素质差不怀好意的收费员,会故意刁难我,甚至放话,你要是不想干你可以滚啊等等这类挑衅的话语。也许有的是故意激怒我,我有的没有忍下去怼回去了。那段时间经常性抑郁,觉得工作很无趣,未来一片灰暗,人生没有意义。为了摆脱现状,白天上班,晚上学习CPA,我以为考出含金量高的证书就可以改变现状,从此一鸣惊人。但事实是,CPA真的非常消耗精力,也是是我太笨,需要花上很多的时间才能理解,以致于有时候会影响到工作。慢慢地也被同事发现了我想跑路的苗头,有时候我会偷偷跑出去面试,有时候会接到一些投简历公司HR或者猎头的电话。长期的关小黑屋与外界隔绝,原本就不擅长沟通的我,更是丧失了与人交流的能力,也许是我自己太笨。就像不合适的两个人在凑着关系谈恋爱,直到双方的精疲力尽,互相提出了分手。我还记得在进来之前,我对领导的信誓旦旦,眼中的期望与向往的光芒。在互相撕扯之后,离开甚至没有一句多的话,只有客套的寒暄,领导对我的面无表情和失望的眼神,我刻意的回避,不敢看他。我很抱歉,未能实现自己的承诺,未能成为他期望的样子。但是客观来讲,公司对于这个岗位的管培生计划并没有科学合理规划,只是在用一批又一批的管培生去做试验。铁打的公司,流水的应届生,中国嘛,最不缺的就是人。公司的试错成本不高,但落到个体身上,有时候却是不可承受之重。

第一家公司总体来说,其实还算良心,阔绰地给了我两个多月的时间给我缓解,重新找公司。但那段时间,一方面是解脱的感觉,另一方面,我也满怀愧,毕竟是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我还记得不用上班的日子,我一个人住在出租屋里,室友为了和她男朋友(未来的老公)同住,抛下了我。当然,她在的时候,也是经常她和男朋友视频腻歪,而我一个人在自己房间里关上门学习,也是挺虐的,哈哈,有时候也很心疼自己。不过室友是一个非常温暖的人,时常带一些好吃的,比如她婆婆煮的虾,老公做的菜,和我一起分享,经常鼓励安慰我。她走之后,出租屋里空荡荡的,只剩下我一个人,安静了很多,也多了份恐慌,焦虑翻倍。尤其是工作日,应该上班的日子,我一个人在出租屋里投简历,等电话,做饭,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夜幕之后,总是会想起曾经放弃的错过的那些机会,在学校里水过的课程,在无尽自责和泪水中度过。要不然怎么说“现在的眼泪都是曾经脑子里灌的水”呢。

实际上第一份工作到第二份工作的过渡并不顺利,大概有四个月左右。在这期间,因为负担不起室友离开一个人住两居室,厚着脸皮问了几个同学蹭住。毕竟刚毕业,同学情同学间还是比较好讲话的。我还记得打包东西搬家时,中通的快递小哥安慰我说没事,有需要不用害怕去求朋友同学,低谷期都会有,会短暂地过去的。但是我没有想到,这个低谷竟会低了那么多年,甚至不确定现在有没有结束。。

写不下去了。

如果有人看,再继续回忆。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