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去农村交友,到城市结亲,生态订单——成都人城乡互通的快车券

2023-02-10 12:19:06 284

摘要:以城市居民健康生活消费需求满足、贫困乡村生态农产品供给为核心,结合乡村体验、城乡互动式的生态定单,覆盖农村包括生态农产品在内的生态环境、休闲设施等农村生态资源,是田园生活社区立足“共享田园,消费助农”的又一大服务。成都人向往的田园生活里,除...

以城市居民健康生活消费需求满足、贫困乡村生态农产品供给为核心,结合乡村体验、城乡互动式的生态定单,覆盖农村包括生态农产品在内的生态环境、休闲设施等农村生态资源,是田园生活社区立足“共享田园,消费助农”的又一大服务。

成都人向往的田园生活里,除了生态田园、美丽乡村为基础的乡村旅游和田园康养外,生态农产品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板块。

生态农产品是乡村美食的基础,更是成都人健康生活的刚需。然而,因为种植规模及小众消费等特点,在生态农业的发展和生态农产品的市场推广上,两端都受到了很大的制约,难以健康地发展。

订单农业的出现在给予人们最初的惊喜后,却色彩暗淡,前路漫漫。

——把一家人日常生活的需求的总量,或者主要产品,比如粮食,或者主要水果等农产品形成一个订单,到原产地进行订购,既解决了农民兄弟的产品销售问题,又满足了城市家庭的生活需要。

这个美好的设想,却出现了物华天宝的四川物产,并没有成功地拿下上千万成都人口的消费订单的困窘。

无论是政府层面着力的定单农业,还是有识阶层舶来的社区服务农村的CSA,包括前些年以QQ农场在线下的模式移植,在火了一阵之后,偃旗息鼓,没有形成一种趋势。

为什么呢?功能单一满足不了多元化的消费。

无论是以产品为核心,还是以土地为核心的定单农业,从业者在赢利模式的确立、产品的供给、封闭的空间等因素下,很难获得消费者的融入和归属感,激情之后,孔雀南飞,人去楼空。

再有就是价格。所有在中国出现的定单式农业产品,价格偏高。一方面,投资人负荷太重且不成规模,产品单一,价格本就偏高;再有,就是在客户的定位上,基本上定位在高端消费人群,而投资的功利性驱使,并普遍把高端消费人群当“瓜儿”,漫天叫价必然导致项目的短命。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定单”两端的有序组织和管理,这里面涉及的是一种通常所说的“契约精神”问题。

既然是定单,就存在着甲和乙两个端头。姑且把产品(无论是具体的农产品还是以土地为载体的微型农场)定义为甲方;把消费者确定为乙方。如果是非农村农民的工商资本或社会投资人,在产品的供给上,除了前面说到的高成本运行、产品单一等问题外,农业受天灾人祸等非农业因素产生的价格与市场的反差,不可避免出现的见利忘义无疑会破坏此前的约定,这是甲方可能出现的情况。

更大的问题是在乙方。乙方的多元消费需求得不到满足,定单的流失是肯定的。而这一点,在倡导定单农业的政府农业部门自身并没有担负这种职能,而其他各类社会资本也很难组建庞大的消费群,即使短期组织到这批消费用户,也可能因为项目自身的体量、服务功能、产品单一等问题满足不了多元消费导致客户流失而得不到有效的补充。

田园生活社区推出的城乡互通的生态定单,是此前推出的“私家菜园”订制、农村小院租赁和在成都近郊“四川生态农产品共享体验基地”、“周末集市”的一种补充,是一个价值链条。而这个价值链条形成了田园生活社区“从体验式消费到体验式销售”的自助养老、农村创业、生态农产品供给及田园康养一套完整的服务体系。

在这个完整的服务体系下,田园生活社区的生态定单区别于此前各类定单的不同之处,在于行业协会广泛的行业资源支撑。正因为这种支撑,才实现了“生态订单”供、销两端的价值赋能。

田园生活社区生态定单的运行中,甲端是立足农产品(农业)、副食品及食品流通服务的四川省农副食品流通协会会员基地为核心的。这个供给端覆盖四川全省,并以会员企业、村级集体组织、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以及农村农民为对象,以行业协会为载体进行社会化的覆盖,保证了供给端的产品资源和基地资源,并以生态农产品订制、私家菜园订制、农村农房租赁等多元化的产品呈现给社会,满足多元化的消费。

这种供给端的缔结不以私有化的方式承载土地的租金和运行的成本,集中在销售和消费一点上,对入围基地、产品的筛选可以完全按照市场的需求筛选,不恰当的说,相当于《圣经》中那道“羊的门”。田园生活社区既拥有为基础产品赋能、增值的功能,又具有按照市场化运行进行筛选基地和产品的主权。

在对消费端,也就是田园生活社区会员的服务上,依然是开放式的,只不过这种开放是立足于普遍性的需求上进行服务产品的设计,完全能够满足会员在生态产品供给,乡村旅居、田园康养旅游、休闲度假等多种需要。

田园生活社区会员可以通过订单所在的乡村村级组织和休闲资源,抱团下乡,在乡村体验、康养等过程中,或者在《今日头条》“全域田园”平台的介绍中,选择自己与当地农户交友、结对子,甚至为自己、为自己的儿孙开辟一个乡村的生活落脚点;农民兄弟也可以在这样的过程中认一个成都的亲戚,这个亲戚甚至可能形成世代的交往。上个世纪的知青下乡潮,形成了多少个城市和乡村家庭的交往和互动我们不知道,但这种在田园生活社区平台下,城乡二者间自发的交流,绝不只是这个上山下乡形式上的翻版或复制。


更主要的一点是,供销两端在田园生活社区的平台下,都不需要增加各自的投资负担和压力。生产的投资是本就存在的,但你获得了生态农产品订单式的销售;同样,消费的定单资金也是城市家庭消费必需的开支,但你获得了非高价的生态产品;同时,拥有各类农产品基地的体验、旅游度假,甚至参与产品订制基地各类田间劳动,融入式体验,还有一种不增加投资负担、不承担投资风险的增值享受。

这一切,是因为田园生活社区平台缔结者——四川省农副食品流通协会非赢利机构的性质和行业服务的职能所赋有的。

本文由“全域田园”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