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男子通过交友软件认识“厦门女生”同情心泛滥51万被掏空

2023-02-11 17:27:01 1898

摘要:-阿强收到的照片,前为“李涵”后为“林雅”。(厦门晚报讯)从掏出第一笔钱8000元给对方去参加舞蹈比赛开始,同情心泛滥的阿强(化名)就陷入一场骗局当中:自称是厦门学生的”“李涵”和“林雅”,不断编造各种理由,一次次从他口袋里掏钱,理由包括卖...

-阿强收到的照片,前为“李涵”后为“林雅”。

(厦门晚报讯)从掏出第一笔钱8000元给对方去参加舞蹈比赛开始,同情心泛滥的阿强(化名)就陷入一场骗局当中:自称是厦门学生的”“李涵”和“林雅”,不断编造各种理由,一次次从他口袋里掏钱,理由包括卖房佣金、高利贷欠款、两次“赎身”费用等,三个多月时间,他就掏了51万元,不过自始至终他连对方的面都没见到过。

阿强察觉到不对劲,近日他拨打本报市民热线5589999求助,希望记者能一探真假。记者调查查无此人,阿强这才醒悟过来,昨晚他向云南警方报案。

她说想参加比赛,他慷慨掏出8000元资助

27岁的阿强是云南人,在金融系统工作。今年9月份,他通过交友软件认识一名女子,对方自称“李涵”,今年20岁,厦门人,住在湖里区围里社附近。阿强说,“李涵”发了很多学舞蹈的照片给他看,拍得都很漂亮,“聊天时她说,她是厦门体育舞蹈培训学校的学生。”

聊天中“李涵”还透露了自己的身世,说生父早几年因车祸去世,体弱多病的母亲再婚后,母女俩和继父生活在一起,家庭条件比较差,“从她的谈吐来看,我认为她很诚恳,不像有些90后那么浮夸。”阿强说。

几天之后“李涵”就遇到“困难”了,她说近期外地有一场舞蹈比赛,她很想参加,但很纠结要不要向继父要钱,“包括路费、食宿和比赛费用8000多元,我想这笔钱也不是太多,表示愿意借给她。”阿强说,钱一转过去,“李涵”非常高兴,她说等比赛完会去勤工俭学,利用周末时间打工,预计每周能还200元,“这番说辞很诚恳,我对她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她说卖房要先付佣金,他又掏6万多元

之后“李涵”消失了很久,是否有去参赛也不得而知,阿强自然没收到她承诺的还款,不过他没想太多。10月份,一个陌生QQ联系他,对方自称“林雅”,是“李涵”的同学和闺蜜。

“她主动和我说了‘李涵’的很多事情,我这才知道她消失的原因。‘林雅’告诉我,‘李涵’参赛期间,她母亲被检查出癌症晚期,送到广州就医,没多久就去世了,她回到厦门后一边处理母亲的后事,一边还要和继父打遗产继承的官司。为筹钱给母亲治病,‘李涵’还借了高利贷。”阿强说。

听到这一消息,阿强很惊诧,他马上微信联系“李涵”,“在我的一再逼问下,她才说确实有这些事。不过她说,债务的事好解决,生父母有套房子继父拿不走,她近期准备卖掉,100多平方米至少可以卖300多万元,钱一到手就可以还清债务。”

“不过她又说了她的难处,她说要卖房还得给中介佣金,至少得5万元中介才肯把房子排在前列吸引客户,而目前她根本没钱付这笔佣金。”阿强说,听到这话,他的同情心又泛滥了,犹豫了一番他还是给“李涵”汇去6万多元,包括佣金和打官司的律师费等。

中介佣金是怎么回事?阿强说他不了解厦门的楼市情况,还以为卖房和网络搜索竞价排名一样,必须得付佣金,所以他才给了钱。

她说欠债未还被抓,他掏15万余元替她“赎身”

钱汇出去后,“李涵”在微信上又活跃起来,每天和阿强聊天,“林雅”也和阿强成了朋友,“她们经常和我聊天,有些事都能对得起来,我对她们的话深信不疑。”阿强说。

11月份,“李涵”又消失了,她发了一张割腕图片之后就不再给阿强回任何信息。阿强找“林雅”一探究竟,对方说“李涵”自杀了,“我当时还很失落,不就是因为钱没还吗,一个花季少女怎么就自杀了?”

没过半个月,“林雅”突然联系阿强,说有朋友在龙岩的一家娱乐场所里看到了“李涵”,她已沦落为失足少女,“‘林雅’说,还是之前高利贷引起的,‘李涵’被债主抓走做那事,‘林雅’还一个劲地求我去救‘李涵’。”阿强说,他马上通过微信联系“李涵”,“李涵”过了两天才回复,她说房子还没卖出去,她确实被债主抓走了,没办法脱身。

阿强决定再帮“李涵”一次,他和“债主”取得联系,给对方汇去5万多元,并让“林雅”把“李涵”接出来。第二天,“林雅”又传来消息,说才回到厦门的“李涵”再次被抓了。阿强再次和“债主”沟通,“二次赎身”更贵,对方开价10万元,他一咬牙再次给“债主”汇去10万元。

察觉不对求助本报,记者调查查无此人

前几天,“债主们”第三次联系阿强,声称“李涵”还没还清欠款,他们打算再次将她抓走。“李涵”也发信息说,卖房出现波折,买家不买了,她只好再次求助。前后付出了51万元,而两人连面都没见过,只听到声音没见人,阿强打算不管了。近日他向本报市民热线5589999求助,希望记者帮忙调查一下此事的真伪。

接到阿强的求助后,记者马上联系厦门市体育舞蹈培训学校,工作人员在学员名单里搜索,并没有发现“李涵”和“林雅”这两名学员,“我们学校的学员都是六七岁的小朋友,20岁左右的不可能是学员。”

阿强还说,“林雅”之前有透露过自己的家庭住址是翔安区春江里B栋502室。记者走访发现,春江里根本就没有这样的门牌号。阿强将“李涵”“林雅”的合照发给记者看,记者上网搜索发现,这些都是网上流传的老图,尤其是那张割腕自杀的照片,在网上流传过很多次。

记者将上述情况反馈给阿强,昨晚他向云南当地警方报案。民警告诉他,基本确定他被骗了,目前当地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记者就此事咨询厦门市反诈骗中心,民警说,这是典型的连环骗术,发现阿强好骗后,骗子们会编造出各种借口和理由,甚至分饰多个角色,为其“量身定做”各类骗术,直到将其口袋全部掏空。

【对话】

记者:你这么多次帮助“李涵”,有没有感情因素掺杂在内?

阿强:我有女朋友,感情稳定,我没想从“李涵”那边得到什么。

记者:那你为什么一直给她汇款?

阿强:一开始都是小钱,8000多元帮一个女孩解决困难,等于是做好事,我也愿意,但后面就变味了。

记者:是从那笔6万元的中介佣金开始的吗?

阿强:对,那6万元也只是帮她,后来都是想让她尽快卖完房子把钱还给我,但没想到是套路,一次次汇款,中了邪一样。

记者:现在回顾整个过程,你觉得是真是假?

阿强:现在她还在向我借钱,我越看越像假的。希望警方查出真相,不看到真相我不死心。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