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交友App调查丨姐妹5人变身聊天员谈情说爱,半年收入数十万,揭秘背后的产业链

时间:2022-08-22 00:28:25 | 浏览:11911

半年前,李长治起诉离婚的判决下来了,法院把两个孩子判给他来抚养,前妻付红玉则带走了30%的夫妻共同财产。这段育有两子维持了多年的婚姻,似乎在前妻沉溺于聊天员这份工作时,就已经注定了结局。大河报·豫视频 调查记者一个家庭破碎了。

大河报·豫视频 调查记者

一个家庭破碎了。

半年前,李长治起诉离婚的判决下来了,法院把两个孩子判给他来抚养,前妻付红玉则带走了30%的夫妻共同财产。

这段育有两子维持了多年的婚姻,似乎在前妻沉溺于聊天员这份工作时,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在聊天交友app上诱导男网友充值消费挣钱,到出轨被骗,最后离婚不再往来。李长治向大河报·豫视频记者讲述这段破裂的婚姻时,口气还有些唏嘘:这事就我俩、她的几个亲姐妹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丢人。

聊天员这份工作,是付红玉三姐介绍的:能挣钱。

一家姐妹5人变身聊天员,半年赚数十万

在李长治的印象中,第一个在聊天交友App上挣到钱的是付红玉三姐。

2021年春节,阖家团圆的时节,李长治第一次听说聊天也能挣钱,只觉长了见识。李长治文化程度不高,婚前进过厂、也开过挖掘机,靠手艺养家糊口,三十多年的生活经历中,并未听过来钱如此容易的工作,心底并不相信。

付红玉相信了。

同年4月,已经当了半年聊天员、挣到钱的三姐,陆续带着付红玉,及其姐妹数人开始了聊天赚钱。

三姐口中的聊天赚钱,是指在一些采取付费聊天模式的交友App上,以自己本人的照片和信息注册账号,搭讪男性用户,让他们充值消费在自己身上,按比例提现获利。

刚开始时,三姐把付红玉拉进一个聊天群进行话术培训。培训后,付红玉上手很快,只用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就挣到了钱。

在付红玉姐妹注册的多个交友App上,男用户需要为发送的每一条文字、接通的每一分钟的语音或者视频通话付费,女用户则免费。而付红玉要做的,就是按照培训的话术,搭讪陌生男用户,与其聊天、视频,或索要虚拟礼物。

付红玉的手机上常登陆着3款不同的交友app:轻甜、寻觅陌聊、同城聊欢。有时,她会登录两款App,同时与两个男用户视频通话。

很快,付红玉每天都有数百元的收入,最巅峰的一天,收入高达数千元,李长治称。

(李长治提供的付红玉在轻甜app提现记录截图)

在李长治向记者提供的,其前妻在轻甜App上提现记录截图显示:2021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共提现4100元,其中提现成功2100元,有2笔1000元的提现申请处于审核中。

李长治告诉记者,从事聊天员工作后,付红玉姐妹每月都有一次的业务交流聚餐,他有时也会参加,也总能得到些新信息。比如,他听到大姐一个月挣了4万多块:一个中年男用户为了拿到大姐的联系方式,为她刷了很多礼物。比如,他听到付红玉姐妹五人半年合计挣了数十万。

如果说,前妻姐妹几人的挣钱方式,时刻在挑动着李长治的神经,付红玉的出轨就彻底击碎了他的底线。

2021年9月,付红玉被聊天App上认识的男子欺骗,多次与其私下见面后,被骗取数万元。李长治发觉前妻的举动后,两人发生争执,感情彻底破裂。

气急之下,李长治试图举报前妻涉嫌诈骗。当时,几番周折,李长治联系到一名在轻甜App上花费约3万元,在四川的中年男子许先生,请求其报案但并未成功。

而付红玉姐妹几人得知李长治试图报案后,集体注销了交友app的账号。两人离婚后,不再联系。至此,此事不了了之。

记者调查发现,跟上述许先生有着同样遭遇的人不在少数,在黑猫等投诉平台上,记者看到数百条对于各类交友App的投诉,理由不乏诱导消费、欺诈等,95后黄先生就是其中一位投诉者,为了脱单,从事保安工作的他,一年间在app上充值消费了2万余元。

“花这么多钱,连面都没有见到。”黄先生向记者展示了财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数十页消费清单,支付对象为闪恋app的开发公司。

(黄先生提供的在闪恋的部分消费清单)

有人对聊天员进行招聘、组织、培训

近年来,各类聊天交友app层出不穷,主打交友、脱单、聊天,依靠高流量平台推送广告、采用付费聊天的模式,却催生出很多像付红玉姐妹一样的、活跃在各类聊天交友app上的聊天员。这些聊天员经过培训,有组织,是交友app背后产业链中的一环。

在一些短视频平台、主流社交平台的朋友群等处,不时能看到这些交友app的广告。广告中常出现用户所在地域,广告语中常出现“在某某地,想找人聊天,可见面”等话语,配以女性的照片或者视频。

记者根据看到的广告,在手机自带的应用商场内下载了轻甜app,并以28岁男性身份注册了账号。

登陆后,记者旋即收到七八